1896年,上海闸北唐家弄私家花园内的“又一村”在表演的节目中间穿插放映了由外国人带入的影片,这是电影在中国放映最早的记录。

  这是猫眼暗藏的心机,也是中国文娱产业伴随中国电影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单一到全面,进化的可能。

  时间过去一百二十多年,如今的中国电影或许又处在一个不一样的节点。不仅是电影,整个互联网行业都是,寒风习习,很多人这样形容。据中国电影报数据显示,2019年1-6月,中国电影票房下降约2.7%、观影人数下降10.3%。

  这似乎是个不好的信号,但同时我们也不难聚焦,在单片层面,中国电影诞生了新的纪录。中国本土科幻巨制《流浪地球》仅用6天时间就创造了20亿票房,在北美上映11天,揽获382万美元(约人民币2587万)票房,登顶近五年中国电影北美票房冠军。

  头部影片引爆票房市场的背后,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分析道,观众付费的意愿并不稀缺,但是好的内容仍然稀缺,用户“愿意把时间花在头部的好内容上”,没有好的内容就没有好的付费。

  答案或许是显而易见的,行业的挑战提高了,挣钱的门槛提高了,但其实是要求产业向内涵化、精细化的方向转变,中国文娱行业的前景依然巨大,据第三方市场数据公司统计,中国文娱市场规模增速超过GDP增速,有望在两年后突破2万亿元人民币。

  用郑志昊的线万亿的蛋糕正在路上,但如何做出好内容,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如何打造全链路的文娱消费平台,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2019,或许是猫眼在1896这个数字密码之外的全新起点。

  如果以猫眼独立于美团的时间来计算,不到四年,但早就不再是一家单一的票务平台,猫眼的平台能力经过几年的沉淀,已经具有实现全文娱战略的扎实基础。

  2014年,猫眼的电影票年度交易额突破45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分销商。如今,猫眼在线电影票务市占率持续保持在60%以上。

  2016年,猫眼开始作为联合出品方参与电影出品。时年,猫眼主控发行了小成本电影《驴得水》,票房1.72亿元,成为国内票房回报率最高的黑马;2017年,主控发行的《羞羞的铁拳》获得22.13亿元票房,猫眼在电影发行领域一战成名。

  2018 年,猫眼现场娱乐票务的增长也表现出巨大战斗力。张学友CLASSIC昆明演唱会,开售1分钟GMV过1000万元,3分钟突破2000万元。也是从2018年开始,猫眼的业务扩展至电视剧和网剧领域,陆续参与了《归去来》《逆流而上的你》《长安十二时辰》等多部剧集,《长安十二时辰》目前正在热播,豆瓣评分8.6,蝉联多日全网热度榜第一。

  “说相声、演话剧的也可以和电影竞争,意味着好内容是可以跨界的。” 郑志昊以猫眼参与发行的电影《飞驰人生》的片段形容当下的文娱市场,“沈腾饰演的赛车手去和别人比赛,却发现对方开的是飞机。”

  这是一场全场景、全链路的竞赛,或许没有《飞驰人生》里的那种速度,但一定有着更为激烈的广度与深度之比拼。

  如今,猫眼已完成多个文娱领域的布局,具备成熟的票务能力、数据能力、媒体能力和宣发能力,完全可以为全文娱行业的伙伴们提供服务,助力全行业发展。

  7月9日,2019猫眼全文娱战略升级发布会上,猫眼发布了新战略“猫眼全文娱战略-猫爪模型”:由猫眼全文娱票务平台、猫眼全文娱产品平台、猫眼全文娱数据平台、猫眼全文娱营销平台和猫眼全文娱资金平台等五大平台组成,适用于现场娱乐、短视频、视频、电影、文娱媒体、剧集、音乐、艺人KOL等全文娱各产业链。

  这些覆盖全文娱的资源能力是猫眼过去三年多来自我积累和长期建设的结果,就像猫咪赖以傍身的肉垫,厚实又灵敏,既让猫咪的潜伏攻击成为可能,也让猫咪的安全着陆有了保护屏障。

  对于全文娱票务平台来说,猫眼娱乐的品类延展能力强,可以实现高频带低频,不同文娱领域之间互相促进拉新和留存。而猫眼全文娱产品平台打造了“猫眼通”和“场馆通”两大产品平台。“猫眼通”是面向影视制作方的平台,贯穿概念、制作、宣发、上映等影视内容全周期为从业者提供全流程、全方位的服务,例如内容及角色的选择、宣发策略、衍生品计划等都可以成为猫眼的服务内容。“场馆通”为影院、现场娱乐场馆提供SaaS服务系统及智慧现场等服务,系统化、规模化地解决行业难题。

  猫眼的全文娱数据平台全面覆盖行业数据和用户数据,横跨电影、剧集、现场娱乐、综艺等各个领域,包含影视内容数据库、影视人库、行业机构库,以及海量的文娱用户数据库,具有极强的数据分析能力。而猫眼全文娱营销平台已深入娱乐消费场景,不仅可以为优质内容宣发,也能为各类品牌广告主提供高效的娱乐营销。

  此外,猫眼全文娱资金平台则将通过投资出品、助力供应链伙伴加快资金周转等方式,为行业伙伴提供资金支持, 助力更多优质内容的产生。

  郑志昊认为,“行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从规模化增长转向为内涵式增长。”而对于好的内容,猫眼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和行业伙伴一起讲好中国故事。

  它不意味着猫眼摒弃电影票务业务,而是单纯的电影票务不再能满足猫眼分食全文娱产业大蛋糕的商业逻辑。“起始于票务,发展于电影,效力于全文娱”,郑志昊这样定位猫眼。

  从过往的财报来看,电影票务在猫眼整体收入结构中的占比已经从99.6%下降至59.8%,娱乐内容服务也从2015年的占比几乎为零增长到为29.8%。

  现在,猫眼已经从票务阶段过渡到了宣发阶段,并在2018年成为中国国产电影市场发行第一,但这还远非猫眼的目标。猫眼娱乐首席运营官康利称,猫眼娱乐的终极目标是产业服务型公司,更长期是做版权运营型公司,“我们要拥有版权、拥有人物、经典的形象、故事,成为优质、有价值的版权的持有者,这是一个长期有价值的事情。”

  在康利看来,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不仅仅是制作、发行公司,这只是其庞大产业模式的冰山一角。六大同时提供资金、资源、商务甚至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布局电视、传媒、电影、版权运营。

  “他们构建了一个让艺术家、创作者发挥创意、才华、产生好的艺术作品、商业产品的平台,满足普通人的需求。”康利表示,“这是六大在做的事情,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对于猫眼而言,猫眼全文娱战略升级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着猫眼娱乐彻底从票务平台向全文娱生态的进化。

  发布会上,不仅亮相了猫爪模型的服务能力,猫眼娱乐与腾讯的“腾猫联盟”也正式启动。双方将展开全方位的深入合作,打造电影行业宣发体系,共促剧集、现场娱乐、音乐、短视频等多个文娱产业链的长远发展。

  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表示,腾讯视频与猫眼娱乐未来将进行资源整合和深度协同,打造中国最大的全链路文娱消费平台,为行业及创作者服务。

  “帮助大家生产持久有创造力的、穿透时间有影响力的版权,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康利说。伴随科技的进步,文娱行业将诞生更多内容和观众接触的形式,猫眼有更多窗口能够承载内容。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QQ音乐总经理胡琛表示,自去年开始,QQ音乐就已与猫眼娱乐展开全面合作,共同探索演出票务市场新玩法。随着猫眼全文娱领域的进军,将与音乐产业有更好的协同性。

  对于猫眼而言,未来不再关于电影票的交易总额,市场份额。去电影化,却意味着追求更有质量的电影内容,以及其他艺术作品内容,要做长期的有价值的事情,康利说,希望10年后,中国电影有自己的“钢铁侠”。

  但行业的巨变不可能一蹴而就,宏大的战略也需要时间来验证。而过去三五年,从历史上看,猫眼善于长期建设、深耕沉淀,所以后续继续成功建设长期价值的概率不小。

  根据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公司QuestMobile发布《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报告》,报告指出,在这11亿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当中,多数用户的需求通过26~35个APP来满足,这其中包括社交、娱乐、电商和新闻工具等方面的需求。

  而猫眼平台拥有微信、QQ、美团、大众点评、猫眼、格瓦拉6大流量入口。同时,自媒体矩阵已经成为国内各大平台文娱类账号榜单霸榜矩阵;小程序也入驻了多个平台,微信小程序突破2亿用户,并且也是最早在抖音平台电影宣发中创造成功案例的小程序。

  康利说,做离观众最近的“六大”,首先是以人为本,和用户之间形成互动,帮助拉近文艺作品和观众的距离,才能把创作者、资金、工具、方法、观众更好地连接起来。

  对于现在的互联网的全文娱产业来说,内容是分散的,场景是分散的,渠道是多样化的,你不再能找到单一场景可以把营销做透,把用户吃透,但优质内容永远是用户的朴素刚需,所以猫眼要做的,是助力每一个伙伴,讲好每一个故事,洞见每一个场景。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