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验类真人秀节目近年来成为真人秀类型创新的重点。无论是湖南卫视的《变形计》,还是江苏卫视的《花样年华》《明星到我家》,都通过为参与者创造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体验”而获得关注。本文以上述三档节目作为研究样本,分析节目为参与者制造体验的路径以及制造体验背后的价值取向,最终为生验类真人秀节目的发展之道进行谏言。

  真人秀节目成为电视荧屏制造快乐与承载意义的载体已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现象级真人秀节目,无论是在形态创新、内容表达以及社会影响方面,都成为了整个行业创作的范本。

  在真人秀节目的诸多类型中,生验类节目越来越成为创作的重点。本文以国内代表性的生验类真人秀节目《变形计》《花样年华》和《明星到我家》为例,分析上述真人秀节目在价值取向构建方面的策略,并对此类真人秀节目的未来发展趋势进行探讨。

  Annette Hill在其知名著作《流行真人秀——真实电视节目受众的定性与定量研究》一书中指出:生验类节目通常涉及的是普通人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体验他人的生活。例如在《接受我的婆婆》节目中,参与者要体验与另一个家庭朝夕相处的生活;在《假日摊牌》节目中参与者要体验与另一个家庭一起度假的生活;在《上司交换》中参与者要接受管理自己不擅长领域生意的挑战。

  在欧美国家中生验类节目内容丰富多彩,体验者也多半为普通人群,而节目也拥有较为稳定的收视人群。与欧美国家偏向于为普通人群制造“生验”的思路不同的是:在韩国由于其明星工业异常发达,因此韩国的很多综艺节目侧重于为明星制造不一样的生活经历,如SBS电视台的《Roommate》就邀请数十位男女明星在一个屋子里共同生活,节目真实地记录与呈现这些明星们妙趣横生的日常生活。

  而在国内,除了耳熟能详的湖南卫视《变形计》之外,真正以制造生验为核心的真人秀节目曾一度处于空缺状态,而近年来随着电视媒体对于真人秀节目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以及对于国外优秀节目模式的购买或是借鉴,越来越多的生验类节目开始呈现于电视荧屏,如江苏卫视的《花样年华》《明星到我家》,浙江卫视的《这就是生活》,天津卫视的《喜从天降》等。而这其中以江苏卫视制作的两档生验类节目影响力较大。《花样年华》第一季记录了一群出身背景不同、性格各异的五位90后女大学生一起走进云南的千年古寨,通过15天的艰苦的生活如何达到了自我蜕变,受到心灵启迪的过程。而第二季则加入了当下流行的元素,由普通草根便成为了90后女明星乡村进行生验。《明星到我家》与韩国JTBC电视台的《伟大的嫁人》有异曲同工之处,节目邀请五位女明星深入云南乡村淳朴农家,扮演家中儿媳角色进行生验,在陌生环境中女明星们的不适应反映成为节目重要看点。

  生验类真人秀节目的涌现,一方面是由于真人秀节目在激烈竞争中导致类型不断推陈出新,另一方面则是电视制作人开始意识到可以借助于真人秀这一流行样态,去反映生活,洞察生活甚至是干预生活。对于电视真人秀节目而言,外在的类型创新可以在短时间内吸引电视受众的目光,而要想获得持久的发展,节目价值取向的构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生验类真人秀节目之所以成为目前国内真人秀节目的创新方向与重点,这与其具备的价值取向密不可分。那么对于当前中国电视荧屏的生验类真人秀节目而言,它们构建价值取向的策略究竟是什么呢?

  截至2015年湖南卫视《变形计》已经播出十年,节目价值取向一直未变,即通过体验达到沟通和理解的效果。心理学认为,体验是人们达到相互理解的最佳途径,该节目开播之初最大的亮点在于通过互换身份进行生验。在互换身份的过程中,“问题孩子”在节目往往能够获得更大的改观,他们通过短暂的互换生验,可以更加充分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更容易痛改前非,学会珍惜和热爱生活。但是来自于农村的孩子是否会通过生活变形产生心理阴影一直也是节目被诟病的。而在2015年第十季节目中,节目的体验开始升级,由最初一直沿用的孩子互换身份进行体验变为问题孩子及其家人共赴农村进行生验。首期节目的《两个世界》的两对问题父子通过体验一个月的深山变形,最初充满强烈仇恨与隔阂的情绪逐渐被反思、理解、感动而取代。虽然《变形计》仍存在一定的争议,但是这种借助于电视真人秀制造的生验,其最终的意义不仅仅是带给参与者和观众对生活的经验与感觉的时刻更新,它更是成为了电视传播参与、了解、介入社会生活的一种手段。无论是最初的互换身份体验还是现在的亲子共赴体验,在相对陌生的生验中感知温暖,品味感动,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收获教益、改善关系、解决矛盾的节目价值取向是值得肯定的。

  习访白俄罗斯李克强崇尚一技之长汶川地震7周年被打女司机致歉迪拜将引进机器中国成最大石油国中俄地中海军演油价或迎三连涨中国版QE脚踩红军雕塑朱军主持星光大道福州机场飞机出轨杨澜任红十字会理事烟草税上调“天价”流量费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