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6月的时候,摇滚天团Radiohead,主唱Thom Yorke 的电脑遭黑客入侵,被取走了乐队经典专辑《OK orgputer》里面一共18小时的音乐创作混音档案,还有几首未公开曲目,并被黑客要求以15万美元赎金赎回。

  通过前身和翁楠希的恩怨故事,韩觉一点点捋成素材,想起了很多歌曲。这些歌有的发表了出来,替前身说话,有的没发,不敢穷追猛打,毕竟恋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置身事外终究是雾里看花。

  富士山下整理完最后一点关系,了解到更多始末之后,韩觉决定把因前身和翁楠希而写的歌都封存不发。一是往事如烟,人也如烟,对错好坏他统统不打算掺和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轮不到他再说。二是他下定决心要和章依曼在一起,不能把麻烦带过去。对于前任,不说话不解释不联络,就是厚道。

  安全顾问去年和《暗网》剧组见面的时候就说过,韩觉的电脑在暗网里被悬赏了。当时韩觉虽然当成玩笑来听,但害妄想发作,叫贾伦斯在家楼下请了两个保安,还布置了若干监控。工作室这边则有关溢布防,能够令人放心。但没想到时隔一年,堡垒就从内部被攻破。

  章依曼气在头上,却又因为不知那员工是否故意,一时又不好说什么重话,只是翻来覆去嘟囔“他怎么这样啊……”,“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最后只是把重点针对黑客,说:“一定要把这种人抓起来!”

  “都是很早以前写的了,”似乎怕章依曼想多想偏,韩觉语速略快地想要解释,“而且我是打算以后都不发表的……”

  “不给赎金的话,黑客就会公开吗?”章依曼的声音经过短暂的混乱后,立刻变得平静起来。似乎也知道过于情绪并不利于讨论问题。

  韩觉答道:“我先来问问你,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想两个人我们一起决定。”这是他们在民宿小屋里约定好的。涉及到两个人的事时,就要两个人一起讨论,要尊重对方,不擅自为对方做决定。

  韩觉的这句话让章依曼的声音变得鲜活明快了一些,但她还是冷静地问:“那些歌公布后会有什么后果?”

  韩觉拿起关溢写的纸,上面的问题大多和韩觉在飞机上想的差不多,他一句句念给章依曼听。以韩觉的性子,他其实宁愿损失金额也不对黑客妥协。但如果章依曼会受伤会难受,那韩觉可以选择妥协。

  “可是……大叔,我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改变啊。”章依曼说完,想表达什么却表达不出来,只能急躁地抓着头发。韩觉也不急,安静地等章依曼把话组织好。章依曼想了一会儿,突然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不再试图概括了,而是一点一点像连绵的细雨般都说出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