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明星 > 中国空军经典:1956年夜歼美军电子侦察机

中国空军经典:1956年夜歼美军电子侦察机

2019-07-09 23:03 来源:未知

  上海海关大楼大钟敲过11响之后,南京路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渐渐地熄灭,黄浦江上来往如梭的船艇也慢慢地沿岸碇泊下来,沸腾的大上海,变得寂静而又安宁。

  然而此时,担负上海地区防空任务的航空兵、高射炮兵、雷达兵和探照灯部队的指战员,正百倍警惕地注视着黑茫茫的夜空,随时准备歼灭侵犯我领空的敌机。

  上海,是当时我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市面最繁华的大都市,也是美国和空军侦察侵扰的重点。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和空军对上海地区的侵犯就没有停止过。在遭我歼击航空兵和防空部队的沉重打击后,他们在战术上作了一些改变,主要是由白天改为黑夜,入侵方式也多为贴海进入。特别是美国飞机大多采取临海飞行,每当我飞行员驾机升空拦截时,美机便立马向公海飞去,致使我机几次都扑空。

  刹那间,耸立在山丘上的雷达天线转动起来;跑道两旁串珠似的跑道灯立刻光芒迸射;各种战勤保障车辆飞快地到达自己的岗位;担任战备值班任务的团领航主任张文逸,从战备值班室的床上一跃而起,迅速穿好飞行装具,跑到起飞线,跨进飞机座舱……

  寂静,一片寂静。张文逸再次检查仪表和通讯设备,一切正常。这出击前等待进攻命令的滋味实在难受。张文逸此时急得心里发痒。

  张文逸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空战,飞行技术在全团堪称一流,特别是近年来苦练夜航技术,多次考核都取得优秀成绩,加上他爱动脑子,在训练上和研究克敌制胜办法上,常有惊人之语,是团里有名的“智多星”。就在两个月前——1956年6月22日夜,一架美国P2V型海上侦察机到我领海外沿上空向我恣意挑衅,张文逸奉命起飞,一直跟踪监视了20多分钟,只是为了严格遵守我国的外交政策,才没有开炮击落它。后来美机见无机可乘,在公海上转了几圈,便灰溜溜地回去了。张文逸返航后,心里一直憋着气,眼巴巴地望着敌机在祖国大门外兜来兜去,可就是不能打。事情过去才两个月,美国飞机又来挑衅,他怎么能按捺得住心头的怒火呢?

  而此时的指挥所里,每个人的目光都紧盯着标图员手中移动着的蓝色铅笔的笔尖。弯弯曲曲的蓝线直奔上海方向。大家的目光又不约而同地对向指挥员,好像都在说:“下命令起飞吧!”

  可指挥员站在那纹丝未动。他知道,这次战斗不仅是一场严重的军事斗争,也是一场复杂的斗争。现在美机刚刚侵入我领海上空,不能过早出击而落空,要有理、有节,一定要把敌机击落在我领海领土内。

  这是美机近来惯用的战术,想以此来迷惑和麻痹我们,但对我高度警惕的空地勤人员,已行不通了。指战员们继续注视着美机的一举一动。

  23时54分10秒,美机突然改变航向,由公海侵入我领海上空,直向我浙江定海、宁波地区飞来。到56分,美机已侵入我领海上空8公里。祖国神圣的领空决不容侵犯!

  张文逸熟练地操纵着飞机,爬升到了指定的高度。改平飞机、对正航向后,他又习惯性地检查了一遍机舱内的设备,仪表显示,飞机各类设备运转正常,武器电门在战斗状态。检查完毕,他目光迅速移向座舱外。凭着积累和掌握的气象知识,张文逸观察了一下空中的天气情况。当时,天空的云比较多,云的高度大约有6000米,很薄,淡淡地飘在空中,密度不算大,月光可以透过云层,水平能见度有5公里。在这种气象条件下,张文逸已经训练了多次,他非常有信心歼灭来犯之敌。

  战机已经进入海上。在银色月光里,空中的一片片薄云从头顶掠过,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海水泛着粼粼波光。张文逸驾机穿梭在海天之间,耳机里不时传来地面指挥所的引导口令声,他抑制住激动的心情,不断修正着航向,准确地向地面指挥所报告着自己的飞行状态,目光机警地搜索着前方空域。

  随着地面指挥所的正确引导,张文逸感到离敌机越来越近了。0时17分20秒,在上海东南方向衢山岛附近海面上空,张文逸借着月光,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张文逸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没错,是敌机。张文逸立即用暗语向地面指挥员报告,指挥员马上命令:“向敌机再靠近些,要三炮齐射,打,狠狠地打!”

  张文逸按照多次演练的战术,迅速地向左压坡度,调整着跟踪动作,他把速度控制在400~420小时/公里,将自己的飞机修正的正好对准敌机的尾部,大约距离敌机600米的时候,张文逸用力按下发射按钮,只见炮弹的弹道如闪电般的从敌机的上方滑过。第一次没打着,此时敌机已发现被攻击了,拼命地想逃跑。“想跑,没那么容易!”张文逸冷静地控制着飞机,眼睛死死盯着敌机,轻轻地推了推油门,继续向敌机逼近。在距离400米时,张文逸又一次地按动炮钮,炮弹闪着红光,直向敌机扑去。这次敌机可没那么幸运了,一发发炮弹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机身上,只见敌机左右摇摆了几下,又向前方落荒逃去。

  此时,张文逸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敌机打下来”。由于距敌机太近,再次进入攻击有撞机的危险,他麻利地压杆、蹬舵、开加力,从敌机右下方脱离后重新占位。当张文逸驾机转至与敌机间隔约2000米时,发现敌机左翼根部中弹后已经燃起了一团小火。他立即向右机动,转至敌机下后方。敌机想凭借先进的机动性能,逃脱张文逸的追击,不时地增速减速,左右机动。张文逸早已识破敌机的把戏,他沉着地操纵着飞机,继续死死地“咬”住敌机不放。在距离敌机400米时,张文逸的飞机正好对着敌机的机腹,他轻轻地向后一拉驾驶杆,修正好方位,稳稳地瞄准敌机,手指猛地按下了炮钮。在夜色中,炮弹喷射而出,一串串炮弹像支支火箭,向敌机射去。刹那间,只听“轰”的一声,敌机凌空“开花”,摇摇晃晃地坠落到我衢山岛东南领海内。

  “敌机被打掉了!敌机被打掉了!”张文逸一面激动地向地面指挥所报告,一面迅速脱离。他看着敌机坠海后,又在空中盘旋了一周,才驾驶战鹰胜利返航。23日0时46分,飞机安全着陆。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机场内却变成了一片庆祝胜利和迎接英雄归来的海洋。

编辑:admin